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516棋牌游戏 > 奥托丛林王 >

有关林冲的故事

归档日期:08-20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奥托丛林王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林冲武艺高强,做了殿帅府八十万禁军教头。有一天,林冲带着夫人到大相国寺去降香,遇到鲁达(鲁智深),便让夫人自行前去寺院。结果遇到了殿帅府太尉高俅的义子高衙内(其实为高俅的堂兄弟),见到林冲的夫人美貌便于霸占,便被林冲与鲁达所制止。后高衙内与富安、陆谦勾结,三番五次把林冲支开,好强行霸占林夫人,一一都被鲁达及手下的一帮混混所化解。最后富安将高俅的七星宝刀偷出,卖于林冲,引林冲误入“白虎节堂”,被高俅拿下,发往开封府审理,高衙内等人预将林冲制于死地,可是府尹清正,看到林冲冤枉,但是又不敢得罪高俅,判林冲流放,刺配沧州牢城营充军。

  高衙内一计不成便行二计,买通解差董超、薛霸预在路上陷害林冲,回来便报告林冲死于伤寒。可是一路之上董、薛二人都无从下手,一天晚上,董、薛二人烧一壶滚烫的热水,强行给林冲洗脚,将其脚烫坏,使其无法走路,然后在“野猪林”趁林冲午睡之机,预将其杀害,可是却被鲁达发现,将其教训了一顿,并护送林冲到了沧州。

  到了沧州之后,因晚上投宿于柴进(后周世宗柴荣的嫡孙,享有亲王的待遇)府第,并在酒席宴上将那出言不逊的洪教头打翻在地,被柴进另眼看待,给他修书一封,让其带给牢中的管营和差拨,让其照顾,果不其然,牢城营将林冲带到了草料场,让他看管草料。

 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董超、薛霸将林冲未死的消息告诉了高衙内,高衙内让富安、陆谦带着金银来到沧州买通管营、差拨,预加害林冲,可是林冲在打酒的途中知道了这一切,夜宿山神庙,当这四人来此避雪的时候,林冲将富安、管营、差拨都一一杀死,当听说林夫人为林冲守节已自尽的情况时,林冲面对陆谦这从小的同窗,不得不痛下杀手,将死杀死。

  再说林冲每日和智深吃酒,把这件事不记心了。那一日,两个同行到阅武坊巷口,见

  一条大汉,头戴一顶抓角儿头巾,穿一领旧战袍,手里拿着一口宝刀,插着个草标儿,立

  在街上,口里自言自语说道:“不遇识者,屈沉了我这口宝刀。”林冲也不理会,只顾和

  智深说着话走。那汉又跟在背后道:“好口宝刀,可惜不遇识者!”林冲只顾和智深走着,

  说得入港,那汉又在背后说道:“偌大一个东京,没一个识得军器的。”林冲听的说,回

  过头来,那汉飕的把那口刀掣将出来,明晃晃的夺人眼目。林冲合当有事,猛可地道:“将

  清光夺目,冷气侵人。远看如玉沼春冰,近看似琼台瑞雪。花纹密布,如丰城狱内飞

  当时林冲看了,吃了一惊,失口道:“好刀!你要卖几钱?”那汉道:“索价三千贯,

  实价二千贯。”林冲道:“值是值二千贯,只没个识主。你若一千贯肯时,我买你的。”

  那汉道:“我急要些钱使,你若端的要时,饶你五百贯,实要一千五百贯。”林冲道:“只

  是一千贯,我便买了。”那汉叹口气道:“金子做生铁卖了!罢,罢!一文也不要少了我的。”

  林冲道:“跟我来家中取钱还你。”回身却与智深道:“师兄,且在茶房里少待,小弟便

  林冲别了智深,自引了卖刀的那汉,到家去取钱与他,就问那汉道:“你这口刀那里

  得来?”那汉道:“小人祖上留下。因为家道消乏,没奈何,将出来卖了。”林冲道:“你

  祖上是谁?”那汉道:“若说时,辱没杀人!”林冲再也不问。那汉得了银两,自去了。

  林冲把这口刀翻来覆去看了一回,喝采道:“端的好把刀!高太尉府中有一口宝刀,胡乱不

  肯教人看。我几番借看,也不肯将出来。今日我也买了这口好刀,慢慢和他比试。”林冲

  次日,巳牌时分,只听得门首有两个承局叫道:“林教头,太尉钧旨,道你买一口好

  刀,就叫你将去比看,太尉在府里专等。”林冲听得说道:“又是甚么多口的报知了。”

  两个承局催得林冲穿了衣服,拿了那口刀,随这两个承局来。林冲道:“我在府中不认的

  你。”两个人说道:“小人新近参随。”却早来到府前,进得到厅前。林冲立住了脚,两

  个又道:“太尉在里面后堂内坐地。”转入屏风至后堂,又不见太尉。林冲又住了脚,两

  个又道:“太尉直在里面等你,叫引教头进来。”又过了两三重门,到一个去处,一周遭

  都是绿栏杆。两个又引林冲到堂前,说道:“教头,你只在此少待,等我入去禀太尉。”

  林冲拿着刀,立在檐前,两个人自入去了,一盏茶时,不见出来。林冲心疑,探头入帘看

  时,只见檐前额上有四个青字,写道:“白虎节堂”。林冲猛省道:“这节堂是商议军机

  大事处,如何敢无故辄入?”急待回身,只听的靴履响、脚步鸣,一个人从外面入来。林

  林冲见了,执刀向前声喏。太尉喝道:“林冲,你又无呼唤,安敢辄入白虎节堂?你知

  法度否?你手里拿着刀,莫非来刺杀下官?有人对我说,你两三日前,拿刀在府前伺候,必

  有歹心。”林冲躬身禀道:“恩相,恰才蒙两个承局呼唤林冲,将刀来比看。”太尉喝道:

  “承局在那里?”林冲道:“他两个已投堂里去了。”太尉道:“胡说!甚么承局,敢进我

  府堂里去!左右与我拿下这厮!”说犹未了,傍边耳房里走出二十余人,把林冲横推倒拽,

  恰似皂雕追紫燕,浑如猛虎啖羊羔。高太尉大怒道:“你既是禁军教头,法度也还不知道。

  住!”叫庄客取出一锭银来,重二十五两。无一时,至面前。柴进乃言:“二位教

  头比试,非比其他,这锭银子,权为利物;若是赢的,便将此银子去。”柴进心中

  只要林冲把出本事来,故意将银子丢在地下。洪教头深怪林冲来,又要争这个大银

  子,又怕输了锐气,把棒来尽心使个旗鼓,吐个门户,唤做把火烧天势。林冲想道:

  “柴大官人心里只要我赢他。”也横着棒,使个门户,吐个势,唤做拨草寻蛇势。

  洪教头喝一声:“来,来,来!”便使棒盖将入来。林冲望后一退,洪教头赶入一

  步,提起棒,又复一棒下来。林冲看他脚步已乱了,便把棒从地下一跳,洪教头措

  手不及,就那一跳里,和身一转,那棒直扫着洪教头臁儿骨上,撇了棒,扑地倒了。

  柴进大喜,叫快将酒来把盏。众人一齐大笑。洪教头那里挣扎起来。众庄客一头笑

  林冲问道:“此间去梁山泊还有多少路?”酒保答道:“此间要去梁山泊,虽只数

  里,却是水路,全无旱路。若要去时,须用船去,方才渡得到那里。”林冲道:“你

  可与我觅只船儿。”酒保道:“这般大雪,天色又晚了,那里去寻船只?”林冲道:

  “我多与你些钱,央你觅只船来,渡我过去。”酒保道:“却是没讨处。”林冲寻

  思道:“这般却怎的好?”又吃了几碗酒,闷上心来,蓦然想起:“我先在京师做

  教头,每日六街三市游玩吃酒,谁想今日被高俅这贼坑陷了我这一场,文了面,直

  断送到这里,闪得我有家难奔,有国难投,受此寂寞!”因感伤怀抱,问酒保借笔

  砚来,乘着一时酒兴,向那白粉壁上写下八句道:“仗义是林冲,为人最朴忠。江

  湖驰誉望,京国显英雄。身世悲浮梗,功名类转蓬。他年若得志,威镇泰山东。”

  大胆!你在沧州做下迷天大罪,却在这里!现今官司出三千贯信赏钱捉你,却是要怎

  地?”林冲道:“你道我是谁?”那汉道:“你不是豹子头林冲?”林冲道:“我

  自姓张。”那汉笑道:“你莫胡说,现今壁上写下名字,你脸上文着金印,如何要

  赖得过?”林冲道:“你真个要拿我!”那汉笑道:“我却拿你做甚么?你跟我进

  来,到里面和你说话。”那汉放了手,林冲跟着,到后面一个水亭上,叫酒保点起

  灯来,和林冲施礼,对面坐下。那汉问道:“却才见兄长只顾问梁山泊路头,要寻

  船去,那里是强人山寨,你待要去做甚么?”林冲道:“实不相瞒:如今官司追捕

  小人紧急,无安身处,特投这山寨里好汉入伙,因此要去。”那汉道:“虽然如此,

  必有个人荐兄长来入伙。”林冲道:“沧州横海郡故友举荐将来。”那汉道:“莫

  非小旋风柴进么?”林冲道:“足下何以知之?”那汉道:“柴大官人与山寨中大

  王头领交厚,常有书信往来。”原来王伦当初不得第之时,与杜迁投奔柴进,多得

  人是王头领手下耳目,姓朱,名贵,原是沂州沂水县人氏,江湖上但叫小弟做旱地

  忽律。山寨里教小弟在此间开酒店为名,专一探听往来客商经过。但有财帛者,便

  去山寨里报知。但是孤单客人到此,无财帛的,放他过去;有财帛的,来到这里,

  轻则麻翻,重则登时结果,将精肉片为?子,肥肉煎油点灯。却才见兄长只

  顾问梁山泊路头,因此不敢下手。次后见写出大名来,曾有东京来的人,传说兄长

  的豪杰,不期今日得会。既有柴大官人书缄相荐,亦是兄长名震寰海,王头领必当

  重用。”随即安排鱼肉、盘馔、酒肴,到来相待。两个在水亭上,吃了半夜酒。林

  冲道:“如何能够船来渡过去?”朱贵道:“这里自有船只,兄长放心。且暂宿一

  资助你,?给盘缠,与你相交,举荐我来,尚且许多推却。今日众豪杰特来相聚,

  又要发付他下山去。这梁山泊便是你的!你这嫉贤妒能的贼,不杀了,要你何用!你

  也无大量大才,也做不得山寨之主!”杜迁、宋万、朱贵本待要向前来劝,被这几

  个紧紧帮着,那里敢动。王伦那时也要寻路走,却被晁盖、刘唐两个拦住。王伦见

  头势不好,口里叫道:“我的心腹都在那里?”虽有几个身边知心腹的人,本待要

  来救,见了林冲这般凶猛头势,谁敢向前?林冲即时拿住王伦,又骂了一顿,去心

本文链接:http://itiaharts.com/aotuoconglinwang/52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