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516棋牌游戏 > 按左扶右 >

“月入3万”的独臂快递哥:我是男人是全家的大山

归档日期:06-03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按左扶右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钟贵平手机屏保是和老婆的搞怪合影,他业余喜欢听歌唱歌,在KTV是个十足的麦霸。

  今年的双十一比往年更为火爆,“剁手党”集体狂欢的熙熙攘攘人群中,一位“身手不凡”的成都快递小哥也跟着“火”了。

  11月11日,华西都市报客户端独家报道了川大望江校区一位特别的快递员。他只有一条胳膊,却穿梭在城市大街小巷,从事繁重辛劳的快递活路。“独臂快递哥”的励志故事,令人感动,引来全国无数网友点赞。

  11日上午,41岁的“独臂快递哥”钟贵平迎来难得的清闲时刻。他说,一年中最繁忙的日子就要到来了。“我得好好休息,养精蓄锐,迎接这一挑战!”

  有人羡慕钟贵平高峰期过万的月收入。记者与之深入接触后了解到,钟贵平每天晚上还跑兼职,努力为家挣更多的钱。对于自己比平常人付出的更多艰辛,他淡淡一笑:男人嘛,家里的大山。

  对钟贵平来说,最惨痛的记忆始终无法绕开。5岁时由于贪玩,他的右手被电伤,右臂被截肢。

  “失去了右手,但我不能失去自己的生活。”钟贵平十几岁时开始四处打零工。因为少一个胳膊,他来到成都后被很多企业拒之门外。后来,他在新南门谋得一份库管工作。“从早到晚守在那,没有挑战性,干多干少看到底,我不喜欢,我愿意多劳多得。”1年后,他就辞了。

  十一年前的一个夏天,朋友说,“走,去跑快递。”钟贵平一开始拿不准,“我一个手,能行吗?”但最终,他还是跟着朋友迈进了快递公司的大门。

  快递公司的人力经理看到他右袖管空空,泼冷水说道,正常人跑快递都累得很。钟贵平不信邪,“一只手怎么不能干?”人力经理只好说,“那试用两天,你自己掂量掂量。”

  6月正是大热天,钟贵平早上6点多出门,到位于人民南路的公司报到领单,20个快递要分送到西门各点。他左手把货物挪到肩上,用下颌顶住货物一头,借力残缺的右胳膊,将一件件快递放到车上出门。他骑着自行车,单手搭龙头,将20个快递一个个顺利送达。回到公司时,他竟比身体健全的快递员还要早。看到他大汗浸透全身,脸晒得通红,人力经理被打动了:“好小伙,能吃苦,留下来跟我们干吧!”

  接送快递,封拆、分拣、包装、填单据,都对手的灵活度要求很高。明明只有一只手臂,他为什么偏偏选择这个工作,并一干就是11年?钟贵平的话很实在:“只要能吃苦,就能多挣钱。”

  一年一年过去,钟贵平的交通工具也从自行车换到电瓶车。油门和开关都在车右边,起先他得扭着身子,用左手去扶右车把,后来他把电门刹车改到了左边,一下子方便了许多。

  钟贵平说,他骑车摔过,遇上下雨天包裹沾湿了,还得给人赔礼道歉。“货物撒在路上,好心路人看到,都来帮着捡,我很感动。”

  七年前,他发现寄件更赚钱,于是开始做承包。收到的快递按斤数算,给快递公司一笔中转费,赚取邮寄费和中转费之间的差价。他的收入翻了倍,手也更容易酸了。

  但少了一只手,难免有所不便。渐渐地,他摸索出一些小窍门。比如撕透明胶,他就用不长的指甲划断。为了方便接电话,他买来蓝牙耳机,这样他就可以在接电话时快上几秒。

  如今他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小有名气,很多师生都认得这位“独臂快递哥”。老师夸他不错,特能干。“尽管叫不上他名字,但他早是校园里的知名励志人物。收到快递时,能感到满满的能量。”学生们纷纷竖起大拇指,“看到他,都会不好意思任自己懒惰下去。”

  钟贵平自己也承认,在川大活跃的快递小哥很多,竞争激烈。但因自己情况特殊,不少师生会照顾他的生意。毕业季时,他曾一天收到700多本毕业证寄件,重达40多公斤。

  不过,钟贵平在学校揽新客户时,会刻意隐藏自己的右臂。“不希望被同情,只有一只手,要比赛,很多同行还真赶不上我。”

  双十一全民狂欢,但对快递员来说,却有着“风暴”来临前难得的清闲。前年双十一,光是将货物打包就耗了钟贵平一个星期。去年,他请了10位亲朋好友帮忙,3天才包完。今年双十一,钟贵平已做好思想准备:“看双十一狂欢夜晚会,估计今年的接送货量会更多,够我忙的。”他说,自己有信心打破去年同期400件的快递纪录。

  11日,成都下雨了,钟贵平懒散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老婆找来药酒帮他涂抹手腕。多年来高强度的劳作,使得钟贵平的左手异常壮硕,甚至和身体比例不协调,并且经常酸痛。有次她去仓库找钟贵平,看到堆起的七八十斤货物,“推都推不动,想着他要一点一点地分开打包就心疼”。

  钟贵平常需要搬动几十斤重的包裹,因此家里常备治疗跌打损伤的药酒。11日上午,妻子为钟贵平前几天拉伤的手臂擦拭药酒。

  记者还了解到,每天忙完快递后,钟贵平还要兼职,到春熙路一带跑三轮,“挣点菜钱”。有时候一些人见他单手掌龙头,不敢上车,他也表示理解。

  “住的这个房子是前两年买的二手房,老婆没有上班,全家都靠我一个人打拼,每个月要还3000元左右的按揭。”对于自己拼命三郎一样的举动,这个在老婆眼里“劲大厉害、老实憨厚”的男人平淡地说:“我是男人,是全家的大山。”华西都市报客户端记者李逢春见习记者毛玉婷摄影吕甲

本文链接:http://itiaharts.com/anzuofuyou/29.html